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— 蝶森 — 

半城烟沙 兵临池下 金戈铁马 替谁争天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扭曲文艺少女,脱线女王气御姐,自闭症,女巫(M),伪男(S),变态```如你所愿,觉得什么就是什么~

网易考拉推荐

长安幻夜同人——《倾红》(4)  

2009-04-12 22:35:46|  分类: 同人什么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胡三今晚喝了些酒,走路有些摇摇晃晃,他一路走,一路念叨。他是个看义庄的,本就没什么钱,又担上这样阴惨惨的营生,三十好几了还没娶上亲。今日几两黄汤下肚,不免又骂骂咧咧起来。

走回义庄,他一脚踹开门,冲着屋里就骂: “娘的,老子就是因为你们这些烂骨头,到现在还……”

一阵冷风吹来,胡三眼前多了几分清明。他环视屋里一圈,只觉得后背梁骨窜起一阵恶寒,两腿一抖,瘫坐在地上。

宽敞的大屋中,摆着数十张木板架子。此刻月光澄明,照进屋内,冷风刮起木板上肮脏的白布,呼啦呼啦地响,那些木板是用来停放死尸的,街头乞丐赖儿冻馁而死,或是无人认领的尸体,都会放在这里。而此刻——

数十张木板上,空空荡荡。

死尸们不见了。

胡三用力揉了揉眼睛,声音都开始打颤:“娘,娘的,莫,莫不是撞了邪了……”

“嘻嘻。”

一声轻佻妖媚的笑,胡三觉得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抵在自己后背,像是一根手指。背后的声音轻轻说道:”你也去陪他们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胡三想回头看那究竟是谁,但他突然间只觉得心脏像炸开般的剧痛,然后眼前一黑,便失去了知觉。

 

 

端华自那场宿醉后睡了足足三天才醒。他醒来的第一天,就听说了师夜光逃逸的消息。

“小,小的真的一直严加看守,师大人真的没出来过啊!”

“门窗的锁都是完好的,那你说他是怎么出来的?!”

八重雪看着跪在他面前的狱史,怒火忍不住的上扬。他……他在那一晚之后,便弃自己于不顾了么?那自己现在,又算什么?!

真可笑啊……八重雪只觉得一阵阵难以言喻的痛楚袭来,几乎让他站立不稳。

“这种监狱,本来就不可能关得住他。”

八重雪回过头,红莲般张扬的长发便映入眼帘。他忍不住皱紧了眉:“你来了?我还以为你醉死在家里了。”

端华一愣:“你怎么知道我这几天是喝醉了?”

八重雪冷冷道:“是橘他们告诉我的。你这样的丧家之犬,也就只配如此了。”

端华没有与他争吵,他现在只觉得没有力气。监狱完好无损,可那美丽的男人,已经不见了。

“头目。”

韦七走进来,凑在八重雪耳旁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。八重雪的眉头越皱越紧,道:“先不要声张,把大家都召集来。”

不多时,金吾卫全员到齐。八重雪道:“刚得来的消息,长安全城五十九处义庄,共七百三十三具尸体全部失踪。大家现在要去把这些尸体找回来,不要引起百姓的恐慌,暗中进行,要尽快找到,七百三十三不是个小数字,不能让事情恶化下去,明白了吗?”

“明白!”训练有素的禁军得到命令后,立刻分散行动。八重雪注意到端华停留在原地没有动,不禁有些怒气,走过去说道:“你怎么不和大家一起去执行任务?”

“死尸失踪……”端华的声音像是凝固住的液体,他的眼里慢慢浮现出一种恐惧,“他刚好同时消失……这件事会不会和他有关系?”

八重雪一愣,随即定了定心神:“胡说什么呢?还不快去?!”

端华看了看八重雪道:“你要小心。”

“放心,不会比你早死。”

八重雪看着端华大步离去的背影,心中莫名动了动。他缓缓闭上眼,又是这样一片血红,妖艳的,令人恐怖的颜色,涂满了这无助的世界。

 

 

赫连燕燕走在大街上,看着周围忙碌的人群,这与每天都一样,什么异样都没有,该摆摊的摆摊,该卖艺的卖艺,青天白日,歌舞升平。

七百多具尸体啊,就是藏,又能藏到哪里去?赫连燕燕一边想一边乱逛,完全没有头绪啊,要去哪里找?

他走着走着,来到一处暗巷。他回过神来,不知不觉间竟走到这种地方,正想离开,却看见前面几步远的地方俯卧着一个人。他急忙跑过去,把那人扶起来,问道:“你没事吧?醒醒 !”

那人脸色灰黄,衣衫褴褛。赫连燕燕扶他时只觉触手一片冰凉,他一惊,难道这人已经死了?他又摇了摇那人:“醒醒!喂,你醒醒!”

那人的眼皮动了动,似乎是要睁开眼。赫连燕燕松了口气,要是能醒过来,差不多就没大事。正想到这里,只觉得后领一紧,自己像拎猫一样被人拎起来。他回头一看,是国平来了,国平把他拎到自己身后,然后回手一刀,那人的一只手臂便腾空飞起,腥臭的血块四溅,令人恶心欲呕。

“你干什么?”赫连燕燕愣了,“为什么伤人?!”

“那不是人。”国平沉稳的声音里竟有一些不易察觉的颤抖, “你自己看……”

赫连燕燕重回过头去看那人,那人失去了一臂,却好像感不到痛。他晃晃悠悠的站起来,眼睛是枯槁的死灰色。肩膀处那巨大的创口没流一滴血,刚才飞溅出来的是已经凝结的血块。赫连燕燕看呆了,这情景未免太过恐怖,大白天的,居,居然会发生这种事?!

“看来,这就是那些死尸失踪的原因。”国平护着赫连燕燕,一步一步向后退,“有人操纵了这些死尸。”

“可,可是没有看到操偶针啊?”赫连燕燕看到那尸体的额头很平滑,没有任何异样。

“也许是另一种邪恶的咒术。”国平瞅准机会,又一扬刀,那尸体便身首分离了。

赫连燕燕刚松了口气,却听见外面大街上一片尖叫。他和国平对视一眼,心中均是一沉:最担心的还是发生了。

他们跑回大街,眼前的景象让他们目瞪口呆。数不清多少死尸,走在街上,见人便杀。他们似乎力大无穷,挥手随便一下,百姓的头颅便如西瓜一般被砸开,红色的鲜血和乳白的脑浆四下飞溅,人们连接叫都叫不出,便被结果了生命。

“这是……在地狱吗……”赫连燕燕几乎不相信这是真的。国平紧紧握住他的肩膀:”害怕么?”

“不怕!”赫连燕燕咬牙回答。

“那么,上吧。”

他和国平拔出佩刀,只觉得天地都昏暗了。这样诡异的情像,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。刀锋砍过那些死尸的皮肉,如同砍进淤泥中一般钝重。死尸们不停倒下,可又有更多的走过来,赫连燕燕一脚踹开眼前的死尸,又向旁一闪,躲过从后面扑来的,回手一刀砍掉他的头颅,正要再去砍面前重新爬起来的那个,却发现右臂一沉,他急忙转头去看,竟是刚才那具无头的尸体抱住了他的右臂。他心中一凉——砍掉头颅都不足以消灭这些怪物么?

而面前的死尸已经扑向了自己,赫连燕燕正想用左臂一拳砸过去,眼前突然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,几乎是同时,右臂上的重量消失了。两具死尸心口处各插着一张纸牌,深深没入血肉。赫连燕燕猛然抬头,只见高处阁楼上站着两个人,桃红色的风衣迎风而舞,同金色的头发一同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

“刺他们的心脏!”司马承祯冲赫连燕燕喊道。“只有心脏是他们唯一的弱点!”

他和安碧城一同赶到。对付这些怪物,光靠刀剑是没有用的。这是邪恶的咒术,自然要由术士来帮忙。此时八重雪也带领另一队人马赶了过来,与死尸撕杀在一起。

“这是很古老的邪咒了。”安碧城皱眉,“刺中心脏也只能压制一时,要找出施咒者,才能停止。可现在咱们在明他们在暗……”

“安碧城!小九现在怎样?”端华一边砍杀一边问道。

安碧城斜了他一眼:”他现在人在王府,有侍卫守着,又有符咒护身,自然是安全得很,还是先顾你自己吧,中郎将大人。”

这场厮杀长久而无望,死尸越杀越多,而人总会累。前一刻还繁华热闹的大街,这一刻已经是血流缥杵的修罗场。耀眼的阳光肆意挥洒,却只让人觉得冰冷刺骨——

“嘻嘻。”

很轻很轻的笑声,轻的令人无法捕捉。但八重雪听见了。他抬起头,冲着笑声来的方向看去,心一点一点下沉。

那头银发仿佛是阳光下最晶莹美丽的冰雪,眉间的朱砂也格外的红,如鲜血封喉。

“你终于出现了,师夜光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