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— 蝶森 — 

半城烟沙 兵临池下 金戈铁马 替谁争天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扭曲文艺少女,脱线女王气御姐,自闭症,女巫(M),伪男(S),变态```如你所愿,觉得什么就是什么~

网易考拉推荐

长安幻夜同人——《倾红》(3)  

2009-04-12 22:34:45|  分类: 同人什么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“我还记得你刺我的那一刀,很痛.”

夜光坐在地上,仰视牢房里唯一的窗户.这牢房三面坚壁一面铁栏,那小小的窗户透进来的光线几乎可以说没有.夜光静静地仰视,轻轻地身后的男人说话,难得的没有可那种轻佻的口气.

八重雪看着他的背影,冷冷道:”靖妃究竟是不是你杀的?”

夜光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一般,自顾自说下去:”真的很痛……我还流了许多血……我从来没流过那么多血呢.八重将军,你的刀很快,你的心也像你的刀一样…….又冰冷又锋利……

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,真的是杀人不见血……可是你这样,不怕伤到别人又伤到自己么?那么快得刀,留在身边,最有可能危及的反而是自己……”

“够了!”八重将军一把把夜光拎起来,直视上夜光蛇一般的双眼:”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?!靖妃的死究竟和你什么关系?!”

夜光的眼神晃了一瞬,脸上又浮出诱人的微笑,他冰凉的手指抚上八重雪的脸颊,轻叹一声,道:”别这么生气嘛~~~八重将军,生气了可就不漂亮了哦~~来嘛,笑一个,笑一个给我看看……”

“放肆!!!”八重雪松开手把夜光重重地摔在地上.夜光也不生气,从地上坐起来,开始咯咯的笑.

“嘻嘻……八重将军也会脸红啊,真有趣~”他抬眼,直勾勾地盯着八重雪的脸,”不过你脸红起来也很美,像是初雪的地面染了血……”

“你到底想要怎样?!”八重雪几乎是怒吼了,”你快点说清楚,我也好定你无罪,你知不知道端华为了你,已经……”

“这么说,你一早就在心里认定我是无罪的了?”夜光笑得妖艳,”八重雪,你还真是别扭啊……”

八重雪皱了皱眉,命令侍卫们退下.本来在牢房内室是没有侍卫的,但自从端华来过之后,八重雪增派了人手.此时他散退侍卫,狭小的空间里只剩八重雪和夜光.两人都不再说话,空气凝固起来,无形的压力弥漫在四周.

“我……”八重雪终于开口,”我输了.”

输了,输的彻彻底底,干干净净.这是一场无声撕杀的赌,他拼了一切,却输得很惨.他输了那红发少年,输了那皇职俸禄,输了……那一颗心.

那颗原本沉入枯井波澜不惊的心输到哪里去了呢……输给了那红发少年?还是……输给了眼前这个脸色苍白,眉目如画的冰冷的男人?

八重雪觉得自己的心一阵阵撕裂的痛,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.怎么会这样?自己想要的,究竟是什么?

夜光缓缓站了起来,八重雪怔怔地看着眼前这样妖精般的容颜,那眉心的一枚朱砂痣红得耀眼,那样美丽的红色啊……红色真是魅惑人心的颜色……

“夜光……”不知怎么他竟脱口叫了夜光的名字,是被那红色迷惑了么?她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.

夜光唇角挑起一丝诡异的笑,他走到八重雪面前,突然压低他的头,把自己的唇印了上去.

八重雪大惊,想躲却发现自己没有力气.那冰冷的嘴唇让他迷乱.他分不清此时是天堂还是地狱,他只觉得这一刻被拉长,什么都可以不去管,他只求这一刻的永恒.

如果是梦,那就不要醒了吧……哪怕在现在死去,我也甘愿……

夜光离开了八重雪殷红如花般的嘴唇,她笑得邪美,轻轻道:”我知道你心底一直是喜欢我的,对不对?可你为什么总是要这般凶恶的对我?”

“我……我恨你.”八重雪痛苦地闭上了眼,”你的目光永远令人向往,可却不会在任何人身上停留.后来我发现,你总是看向他,那眼神我能了解,那是我所无法忍受的,嫉恨的业火几乎把我焚成灰烬……可是我又能怎么做?我是金吾卫上将军,我统领着禁军,守卫皇室安全.我的地位和理智不允许我做出任何失态的事情,只能默默的看着你,却无法说出口……”

仿佛是受到什么蛊惑一般,八重雪清冷的声音如淙淙流水,躺在夜光心里.他不该说的,这些话,这些痛苦不知所措的心情,他原本应当永远隐藏,甚至带进坟墓,都不该在这个时候,这个地方,这个人面前,说出来.是因为刚才那一吻让他一向理智的大脑变得混沌了么?又或是那个妖魔般的男人对他施了什么咒术?他说出了这些话,仿佛如释重负.莫名的,他竟丝毫不后悔.

“我明白,我都明白……”夜光半假半真的说着,蛇一般的眸子里光芒闪烁.他轻轻抚上八重雪的脸颊,又一次吻住他.

八重雪却在夜光的唇上咬了一口,血珠沁出,与他眉心的朱砂相映成辉.

“告诉你个秘密……”夜光似乎根本感觉不到疼痛,他轻轻在八重雪耳边呵气,温热的气流让八重雪不由自主把他抱得更紧.

“靖妃……就是我杀的.”

“什么?!”八重雪大惊,”你,你为何杀她?!这是死罪啊,你疯了么?!”

“我在很久以前……就疯了,疯得不清呢.”夜光笑起来,”那个女人就是我杀的,也没什么好争辩的.”

“我……我会尽全力保你周全.”八重雪一字一顿.

“这句话很耳熟呢,好像在哪里听过.”夜光笑得眯起了眼.”八重将军,你这是在和朝廷重犯聊天呢.”

八重雪一言不发,他重重地吻住了夜光.血的滋味在唇齿间蔓延,炫目的红色在这小小的空间燃烧.说不清是谁拥抱谁,但两人都分明感觉到了对方深沉而不顾一切的爱.

红色,遮蔽一切的红色,这受到诅咒的令人沉沦的颜色.他们淹没在这一片鲜红里,不约而同的,竟都想起了那个一头红发的少年,那红色浓艳热烈,仿佛是绽放的最美丽的一朵莲花……

天地寂然,命运便是轰然而过的巨大车轮,我们无处可逃,唯有葬身其中,粉身碎骨,灰飞烟灭.

“缠丝白玛瑙……真美啊.”

李琅邪把玩着一直玛瑙碟子,圆润的线条透着贵气,乳白色中一缕一缕的红,有些发暗,像是陈年的血迹.

“是凝聚了工匠心血的器物嘛.”安碧城拍拍瑟瑟的头:”去吧,你家殿下来接你回家了.”

“对了,上次在你这看到的那只银丝琉璃酒壶呢?”李琅邪忽然想起了什么,问道.

“被皇甫大人买走了.”

“端华……”李琅邪皱紧了眉,”也不知他最近怎样了,好像一直不开心的样子.”

“你关心他?”安碧城挑起了眉毛.

“他一直是这样,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,其实心里很苦,却又不说.”李琅邪叹了口气,”他最近,恐怕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.”

“也许……”安碧城摇摇头,“山雨欲来,风满楼啊.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