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— 蝶森 — 

半城烟沙 兵临池下 金戈铁马 替谁争天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扭曲文艺少女,脱线女王气御姐,自闭症,女巫(M),伪男(S),变态```如你所愿,觉得什么就是什么~

网易考拉推荐

长安幻夜同人——《倾红》(1)  

2009-04-12 22:31:57|  分类: 同人什么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暮色四合。

太阳一点一点沉没,温暖的光辉被天边的黑暗抹去,长安城厚重的城门缓缓闭合,巨大的轰鸣如同猎食的怪兽,蹒跚着前进,利爪挥舞,摇头晃脑。

其实长安城就是一头怪兽,它不停地吞噬,不分男女,不分老少,不论贵贱不论贫富。其实大家都在奔跑,跑得慢了,就被吞了——

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会被吞掉呢。

端华晃了晃手中已经空了的酒壶,抬起眼,看见了那一团烈焰般的血红。

“头目。”端华起身毕恭毕敬的行礼。

八重雪抬抬手,道:“什么时候能离了那杯中之物?怪不得你当初足足四次考试才进入金吾卫。”

端华的脸微微有些发烧,他刚要开口,八重雪却以转过身去:“走了。”

什么东西被闷在胸口,沉沉的让人难受。端华不再说什么,快步跟上了八重雪,空气中有风吹过,八重雪微微皱眉:“血腥气。”

端华一愣——深宫大内,怎么会有血腥气?

八重雪却大步朝一个方向走去,端华在后面跟着问道:”头目,不去巡街了吗?今夜宵禁,理应你我领队——“

八重雪却不回答,径自向前走,端华只好跟上,走在他身后。

宫门重重,朱砂涂抹的宫墙被月光一映,像是干涸的陈旧血迹。端华随着八重雪穿过一道又一道门,这深院就像迷宫,要知道存活在其中的路,才能游刃于其中 ,不然,就只有迷失——

“啊————”

宫女凄厉的尖叫像次向天空的箭,撕开了沉静压抑的夜幕。端华停住了脚步,看见月光如泉水般流泻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,和鲜艳的红色液体混在一起,竟是异常的妖艳。血泊之中躺着一具同样美丽的尸体,曾经灵动鲜活的眼睛此时已经蒙上了死亡的灰色,曾经柔软的身体也只剩僵硬和冰冷,大红缠枝牡丹纹的绫裙已侵透鲜血,紧贴在尸体身上,仿佛随血液一同融化了。

“靖妃!”端华失声叫出来,他曾在一次祭典上与靖妃有过一面之缘,只觉得这女人温婉柔弱, 像一朵精致的绢花般惹人伶爱,却不真实。

“靖妃娘娘!娘娘!”身边的宫女受惊之下,只知道叫喊,八重雪不理会她,只是冷冷地说:“你在这里做什么呢?师大人。”

端华这才看到,在阴影中那张苍白的脸,他的心不由的揪起来——他在这里做什么?

师夜光的目光晃动了一下,似乎是知道此时才回过神,但他随即又恢复懒散的笑容:“我啊——我在赏月呢,八重将军~~~~”

“可以解释一下靖妃娘娘的死吗?”八重雪眉头皱得很紧,目光中充满厌恶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师夜光回答得很干脆,“我怎么知道这女人怎么死的。”

八重雪冷冷一笑,“来人!将这二人收监候审! ”

侍卫闻言近前,扭住了宫女的手臂,那宫女早已神情恍惚,想是受了太大惊吓,此时已支撑不住。侍卫们带她下去,剩下的人却愣在原地,看着师夜光,却没人敢上前。

“还不动手?!”八重雪的声音提高了一截。侍卫门如梦出醒般纷纷走上前去。

“等等!”端华突然挡在了夜光身前,“头目,还没有证据证明师大人与此案有关……”

“退下。”

“头目……”

“退下!!!”八重雪的目光尖锐冷冽,但端华却不肯移动半分。八重雪剔透的眸子里燃起了怒气:“皇甫端华!你……”

一只手扶上端华的肩膀,柔媚慵懒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“皇甫大人,要好好听上司的话哦——”

端华回过头,不可置信地看着夜光:“夜……师大人,你为何不澄清?”

“怎么澄清?靖妃已死,而我刚好出现在现场,自然是有嫌疑的。我就随他们去便是了,大理寺卿自然会审理此案。“他眯起眼睛轻笑:“是吧?八重将军。”

八重雪的手已经放在刀上,并没有说话。

端华愣怔许久,最终无力的垂下手臂,侍卫们推推搡搡,带走了师夜光。

“头目……你……”

“闭嘴!你不配叫我头目,不配穿这身衣服!”八重雪扭过头去,”你还是不懂,还是不懂啊!”

端华低下头,月光如水,冰冷刺骨。端华觉得自身的血液都凝固了。这样的夜晚,这样的月光,记忆里曾经有过,却是散发着令人怀念的芬芳。那一夜的温度,气息,颜色,甚至时间流淌在皮肤之上的奇异触觉,他都一直记得,并且将永远记得。

这样的夜,皇甫端华第一次觉得,长安的月光,原来是最脏的。

 

 

长颈鎏银琉璃壶,暗红色的琉璃光华流转,迎着壶身上镶嵌的各色宝石,光芒璀璨。银丝在壶上盘出美丽的曲线花纹,如同最纤细的一丝月光落在上面,清冷的骄傲。

此刻壶里装了上等葡萄酒,醇厚的香气令人垂涎。端把酒递到夜光面前:“喝吧,从波斯小子那里买来的。”

大理寺监是为犯罪宫吏极重犯设置的,师夜光位居三品 ,又是当今圣上的红人,大理寺卿自然不敢怠慢,专门收拾了一件干净整洁的牢房出来。可牢房再整洁也还是牢房,阴冷潮湿的气息直往人骨子里钻。端华看着夜光,他好像更瘦了,脸色也更加苍白。端华的心好像被什么轻轻扎了一下,暗暗疼起来。

“……你受苦了。”端华沉默许久,却只说出这四个字。

夜光轻轻一笑:“皇甫大人,你何时变得害羞起来?这次来看我,你家上将军知道么?”

“他不知道,是我自己来的,没和他说过。”

端华握紧了拳,似是做什么重大决定:“我,我一定会救你出去!”

“大可不必。”夜光轻啜一口酒,艳红的酒在昏暗的光线下闪烁着琥珀色的光。“我合该受这一劫,逃不掉的。你也是白费心思。你家上将军看我不顺眼已经很久了。这么好的机会,他如何会放过?”

他纤长雪白的手指抚在救酒壶上看起来是那么赏心悦目。端华觉得心一点一点沉下去,他看着那张总是轻轻微笑的妖艳的眼,忽然觉得那笑容是那么凄凉。夜光笑着面对了一切,他却只能站在一旁速手无策。

“和你家上将军共事,很少有机会喝酒吧?他一向不喜欢的。’夜光把酒壶递给端华,端华接过来仰头灌了一大口,酒液顺着脖颈流进衣领,夜光看着端华上下蠕动的喉节,心里一动,像是琴弦被手指拨动,最柔软的一个音响起,身体深处什么东西开始骚动起来。

端华垂下头:“别说他了,好么?”

他不想再听见关于八重雪的任何事,他觉得现在的一切都是那美艳的男人造成的。血液里的酒让他有些晕眩,他长长叹了一口气,怎么这样?向来千杯不醉的自己,今天怎么这样就醉了?

夜光看出端华眼中的痛苦,心里不由也叹息一声――端华啊端华,你这又是何苦?

那双眼睛本来应该是清澈的……那里面的痛苦太过刺眼,夜光忽然玩心大起,走过去轻轻戳了戳端华的锁骨,娇笑出声:”皇甫大人——也有这般愁眉不展的时候?我还记得呢,那晚你骑马突围,带我去百福殿……那一晚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呐!”

“夜光…”

怎么可能会忘?这是一辈子也要记住的事啊……

端华握住了夜光的手,他觉得那只手就像一枚火种,在他最脆弱的地方点了火……晕眩感更加强烈,他几乎无法看清眼前的一切了。夜光看着端华的目光渐渐模糊,觉得有些不对劲,可还未说话,已经被端华抱在怀里。

温热的嘴唇贴上了夜光光滑的额头,重重印在眉间那枚朱砂痣上。端华只觉得一切都不存在了,只剩下怀里颤抖的身体。那枚殷红的朱砂……他紧紧抱着夜光,只觉得自己不能放手,放开手,他就不见了。

夜光在他怀中,只觉得很温暖,很久很久,都不曾感受过这种温暖了……原来人类也是这样温暖的生物,他一直觉得,自己是一个人,冰冷地,孤独地停留在这世间,不被人接受,不被人喜爱,永远永远,都只有他一人,独自一人——

直到现在,这个几乎令他落泪的怀抱,让他相信,自己还活着,自己不是一个人……

他也抱紧了端华,巨大混浊的悲伤弥漫在空气中,夜光只觉得端华的吻像是吞噬一般,疯狂而绝望。端华在夜光裸露出的肩头猛地咬了一口,疼痛使夜光反射性地抓紧了端华的手臂,尖锐的指甲刺进了肌肉,血丝微微渗出。

两人就好像两尾离了水的鱼,挣扎不已,却只能相拥着死去。

死……这样死了,也好啊……

夜光几乎沉浸在这种可怕的欢愉中了,哪怕马上毁灭了也好,我不在乎——我全都不在乎……

“你们在做什么?!”

尖利的怒吼使两人猛地停住,端华看见漫天的红色,如洪水般汹涌的袭来,快要窒息了,却仍用他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平静声音轻轻地说:

“头目……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